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

您的位置: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 > 风俗 > 我指挥了花园口决堤

我指挥了花园口决堤

2020-01-21 20:20

1938年2月,新8师炸毁黄河大铁桥后,奉命守卫西起汜水东至花园口的黄河防线。不久又改为负责西起黄河大铁桥至东马渡口一线防务。师部驻京水镇。 此时,日寇已抵黄河北岸,因黄河大铁桥已被毁,无法过河,只能与我军隔河对峙。新8师数次派出便衣袭击队,与在沦陷区坚持战斗的共产党领导的黄河支队配合,袭扰日军。最成功的战例,当数夜袭小冀镇日军粮秣仓库。 对峙至5月,战局对我严重不利。5月23日,土肥原的第14师团偷渡黄河成功,即以精锐的快速部队沿陇海路两侧西进。蒋介石急令薛岳指挥4个军追击围歼土肥原部,未能成功。6月6日敌陷开封,郑州危在旦夕。 在此紧急情况下,第1战区长官部紧急向蒋介石建议,利用黄河伏汛期间决堤,造成平汉路以东地区的泛滥,用滔滔洪水阻止敌人西进,以保郑州不失。此建议立即得到蒋介石批准。6月4日,敌军攻打开封之际,我53军1团奉命在中牟县境赵口决堤。5日,20集团军总司令商震将军亲临赵口督促。下面,就谈谈我所亲历的决堤过程。 6月6日拂晓时分,住在京水镇师部的新8师蒋在珍师长突然被电话铃声惊醒。蒋师长抓起话筒一听,原来是集团军总司令商震的电话,告诉他陇海路南之敌已突破通许一带我军防线,逼近开封,而赵口决堤尚未完成,命令新8师加派步兵一个团,前往协助。 蒋在珍师长不敢懈怠,赶紧起床,叫我随他一同驱车赶往赵口视察。 赵口一段,地势较低,选中此处决堤至当。唯计划此事时,对黄河水势估计过大,对大堤土质估计过松,故而决定在大堤相隔40米处挖开两道口子,以为河水同时放出后,利用河水的巨大压力,能将两处决口之间40米长的河堤冲走。孰料决口掘成,中间大堤久冲不垮,兼之决口过于狭小,流量有限,士兵虽奋力加宽,然军情紧迫,已时不可待。 我发现,由于上峰未亲临现场,错误地认为只要掘堤的人多,就可以迅速扩大决口。其实,由于决口处过于狭小,人堆得再多,也无用武之地,最好是另择地点开掘。我向蒋在珍师长谈了我的看法后,蒋火为债同,立即叫我随他前往郑州,面谒商总司令。在商总司令的办公室,由蒋在珍呈报我们的建议,我在一旁又作了详细补充。商总司令的意思还是增加官兵,加快速度。对我们的建议,商总司令并未表态,只是命令我们立即返回赵口,协助53军1团改善技术,力争尽快放水。 我与蒋师长又立即返回赵口,正在与决堤部队长官计议时,忽然接到商总司令电话,转达统帅部指示,命令新8师于本部防区内另选地段决堤。 我们马上登车驶返京水镇。途中,蒋在珍问我:我师防区内的沿河地段,你都熟悉,你看究竟在哪里决堤最好? 我想了想,谨慎地答道:以地形而言,马渡口、花园口均可。不过,马渡口与赵口相距不远,敌人已迫近这一地区,恐堤未决成,敌人已至。为获时间宽裕,我看最好还是选定花园口一段为宜。 蒋师长当即拍板:时间紧迫,任务重大,事不宜迟,那就定在花园口吧。 回到京水镇已经是夜里10时左右,刚刚吃过晚饭,商总司令就派集团军参谋处长魏汝霖前来督促决堤事。商议中,定下两条原则:尽快完成任务;尽量缩小受灾地区。虽然决堤系重大军事机密,但当局也不能不管老百姓的生命。商议之后决定,由当地师管区和政府机构组织老百姓疏散,青壮年则留下来协助军队掘堤。 蒋在珍命令由我主持决堤工程。 领命后,我马上着手准备。夜里12时,我率工兵营营长黄映清、马应援,黄河水利委员会专司河堤修防的张国宏段长,乘坐一辆美式敞篷中吉普匆匆赶到花园口,勘察确定决口位置。 到达堤上,但见脚下河水潺潺,水位莫辨,一弯月牙儿在云中浮游,时隐时现。微风拂拂,十分凉爽。我们马上开始工作,岂料所带4支手电筒,非仅光亮微弱,且灯泡质量也很低劣,才用了一会儿,就全部烧坏。我看看表,已是6月7日凌晨两点钟了。考虑到事关重大,我不敢摸黑盲目选址,乃决定上车休息,待天亮后再勘察选址。5个人挤在车上,只能坐以当卧,人已倦极,但无人能睡,只能坐待天明。 天刚亮,我们儿个人就顶着一头露水沿黄河逆流而上进行勘察。头晚没准备吃的,就只好饿着肚子干。河堤上,有一个冷清的关帝庙,庙中无人,庙门大开。我们全都进去了,对着红脸长须的关云长塑像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用烟代)。那一刻,我们全都十分虔诚,十分庄重。我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股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自家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后,我选定在关帝庙以西约300米处决堤。我看中这里是因为此处为黄河的弯曲部,河水汹汹而来,至脚下突然受阻,压力较之直线处大一些,容易冲垮河堤。而且从地图上看,待河水从花园口一带涌出,漫过已被日寇占领的开封、中牟、尉氏、通许、扶沟、西华等县境后,便可注入贾鲁河,向东南而行,流入淮河。贾鲁河道。可成为一道天然屏障,阻止河水无边漫延,当可减少人民所受之损失。 当我说出我的意见后,用树枝指着铺在地上的地图,询问随同各员有何意见,如没有不同意见就这么定下了。这时,众人神色庄严,泪光朦胧,皆不能言。 我问张国宏:张段长,你是我们请的专家,你必须要表态,定在这里,行,还是不行? 张国宏答非所问,目光呆滞,像个热昏病人似的连连嚷道:要死多少人要死多少人呐! 我提高声调说:死人是肯定的,在这里决堤,死的人会大大减少。你说,行,还是不行? 张国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认真地看着地图,表态同意我的选择。 工兵营营长黄映清不待我问他,已经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举眼向天,热泪长淌。 我们全都随他跪了下去,5个人跪成整齐的一排。面对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直到工兵连和2团9连的官兵来到堤上,我们才住声。 我们马上动手画线,决定相隔50米掘两道决口。由大堤内侧对准河床底部平行掘进,决口外宽内窄,呈倒八字形。预计掘至河底,决口可宽至10米左右。放水之际,洪水从大口入小口出,压力陡增,更容易冲垮大堤。

本文由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指挥了花园口决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