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

您的位置: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 > 风俗 > 也不要权利

也不要权利

2019-10-07 16:30

要离之杀庆忌,他既不要钱财,也不要权利,他既不是与阖闾有恩,也不是与庆忌有怨,他既不是为亲人报仇,也不是为正义除害,要离之杀庆忌,仅仅是为自己立名。

要离要立什么名?忠义之名。在要离看来,人活一生,立名最重要。为了立名,他舍得牺牲一切。他的至亲——他的妻子儿女,他认为他的妻子儿女死有助于他立名,他毫不犹豫使妻子儿女死。为了立名,他不惜自残,以致自杀。要离为求名的极端做法让人嘲笑和气愤。

要离在自杀前的自嘲:自己于妻子无仁,于先君无义,于自己无智。这似乎有自我否定和后悔的意思。其实不然,要离认为自己对新君仁,对新君义。他认为这就够了,足以使自己立名,足以使自己彰显天下,流芳千古;他认为对新君忠义就可以对其他任何人——包括自己——不忠不义。他认为有此忠义之名,其他一切不忠不义都无所谓了。为得此忠义之名而采取的行动就自然“智”了,即使不智,也无所谓了。

要离之举是真正的忠义之举吗?要离并不真正了解阖闾是否贤,也不真正了解庆忌是否要使坏。要离即使对新君有忠也是愚忠,有义也是愚义。要离所追求的名是一种狭隘的、虚无的东西。要离的行为是不值得歌颂的。

人一辈子要有所追求,希望流芳百世无可厚非,但也不能为成名而不顾一切。为国家为正义,这样的人会被大家记住的。自私自利做坏事,这样的人一定会被大家唾骂。

注:此书评写于2002年。

话分两头。再说公子庆忌逃奔于艾城,招纳死士,结连邻国,欲待时乘隙,伐吴报仇。阖闾闻其谋,谓伍员曰:“昔专诸之事,寡人全得子力。今庆忌有谋吴之心,饮食不甘味,坐不安席,子更为寡人图之。”伍员对曰:“臣不忠无行,与大王图王僚于私室之中,今复图其子,恐非皇天之意。”阖闾曰:“昔武王诛纣,复杀武庚,周人不以为非。皇天所废,顺天而行。庆忌若存,王僚未死,寡人与子成败共之,宁可以小不忍而酿大患?寡人更得一专诸,事可了矣。子访求谋勇之士,已非一日,亦有其人否乎?”伍员曰:“难言也。臣所厚有一细人,似可与谋者。”阖闾曰:“庆忌力敌万人,岂细人所能谋哉?” 员对曰:“是虽细人,实有万人之勇。”阖闾曰:“其人为谁?子何以知其勇?试为寡人言之。”伍员遂将勇士姓名出处备细说来。正是:说时华岳山摇动,话到长江水逆流。

只为子胥能举荐,要离姓字播春秋。

伍员曰:“其人姓要名离,吴人也。臣昔曾见其折辱壮士椒邱欣,是以知其勇。”阖闾曰:“折辱之事如何?”员对曰:“椒邱欣者,东海土人也。有友人仕于吴而死,欣至吴奔其丧。

车过淮津,欲饮马于津。津吏曰:‘水中有神,见马即出取之,君勿饮也。’欣曰:‘壮士在此,何神敢于我哉!�耸勾诱呓怄睿��诮蛩��砉�欢�胨�=蚶粼唬骸�袢÷砣ヒ樱’椒邱欣大怒,袒裼持剑入水,求神决战。神兴涛鼓浪,终不能害。三日三夜,椒邱欣从水中出,一目为神所伤,遂眇。至吴行吊,坐于丧席,欣恃其与水神决战之勇,以气凌人,轻傲于士大夫,言词不逊。时要离与欣对坐,忽然有不平之色,谓欣曰:‘子见士大夫而有傲色,得无以勇士自居耶?吾闻勇士之斗也,与日战不移表①,与鬼神战不旋踵②,与人战不违声③,宁死不受其辱。今子与神斗于水,失马不能追,又受眇目之羞,形残名辱,不与并命,而犹恋恋于余生,此天地间最无用之物。且不当以面目见人,况傲士乎!�非颃€被詈,顿口无言,含愧出席而去。要离至晚还舍,诫其妻曰:‘我辱勇士椒邱欣于大家之丧,恨怨郁积,今夜必来杀我,以报其耻。吾当僵卧室中,以待其来,惧勿闭门。

’妻知要离之勇,从其言。椒邱欣果于夜半挟利刃,径造要离之舍,见门扉不掩,堂户大开,直趋其室。见一人垂手放发,临窗僵卧,观之,乃要离也。见欣来,直挺不动,亦无惧意。欣以剑承要离之颈,数之曰:‘汝有当死者三,汝知之乎?’离曰:‘不知。’欣曰:‘汝辱我于大家之丧,一死也;归不关闭,二死也;见我而不起避,三死也。汝自求死,勿以我为怨!��朐唬骸�椅奕�乐����腥�恍ぶ�ⅲ����酰俊�涝唬骸�恢�!��朐唬骸�崛瓒�谇�酥�冢��桓页暌谎裕�徊恍ひ玻蝗朊挪豢龋�翘梦奚��醒谙��模��恍ひ玻灰越3形嶂�保�懈掖笱裕��恍ひ病6�腥�恍ぃ��丛鹞遥�豢杀稍眨俊�非裥滥耸战L驹唬骸�嶂�拢�约剖廊四�屑罢撸�肽思游嶂�希�婺颂煜掠率俊N崛羯敝��癫魂菪τ谌耍咳徊荒苌保常常材彝呔灏�镂藜��胩懊�糖旒散佗冖畚ド�罕苊�?

汝,亦难以勇称于世矣!�送督S诘兀�酝反ル欢�馈7狡湓谏ハ��保�家嘤胱��手�湎辍F穹怯型蛉酥�潞酰俊便劂淘唬骸白游�艺僦�!蔽樵蹦送���朐唬骸拔馔跷盼嶙痈咭澹�敢患�丈�!崩刖�唬骸拔崮宋庀滦∶瘢�泻蔚履埽�曳钗馔踔��俊蔽樵痹偕暄晕馔踉讣��狻R�肽怂嫖樵比脍恕?

阖闾初闻伍员夸要离之勇,意必魁伟非常。及见离,身材仅五尺余,腰围一束,形容丑陋,大失所望,心中不悦。问曰:“子胥称勇士要离,乃子乎?”离曰:“臣细小无力,迎风则伏,负风则僵,何勇之有。然大王有所遣,不敢不尽其力。”

阖闾嘿然不应。伍员已知其意,奏曰:“夫良马不在形之高大,所贵者力能任重,足能致远而已。要离形貌虽陋,其智术非常,非此人不能成事,王勿失之!”阖闾乃延入后宫赐坐。要离进曰:“大王意中所患,得非亡王之公子乎?臣能杀之。”阖闾笑曰:“庆忌骨腾肉飞,走逾奔马,矫捷如神,万夫莫当。

子恐非其敌也!”要离曰:“善杀人者,在智不在力。臣能近庆忌,刺之,如割鸡耳。”阖闾曰:“庆忌明智之人,招纳四方亡命,岂肯轻信国中之客,而近子哉?”要离曰:“庆忌招纳亡命,将以害吴。臣诈以负罪出奔,愿王戮臣妻子,断臣右手。庆忌必信臣而近之矣。如是而后可图也。”阖闾愀然不乐曰:“子无罪,吾何忍加此惨祸于子哉?”要离曰:“臣闻‘安妻子之乐,不尽事君之义,非忠也;怀室家之爱,不能除君之患,非义也。’臣得以忠义成名,虽举家就死,其甘如饴么!”伍员从旁进曰:“要离为国忘家,为主忘身,真千古之豪杰!但于功成之后,旌表其妻孥,不没其绩,使其扬名后世足矣。”阖闾许之。

次日,伍员同要离入朝,员荐要离为将,请兵伐楚。阖闾骂曰:“寡人观要离之力,不及一小儿,何能胜伐楚之任哉!

况寡人国事粗定,岂堪用兵?”要离进曰:“不仁哉王也!子胥为王定吴国,王乃不为子胥报仇乎?”阖闾大怒曰:“此国家大事,岂野人所知?奈何当朝责辱寡人!”叱力士执要离断其右臂,囚于狱中,遣人收其妻子。伍员叹息而出。群臣皆不知其繇。过数日,伍员密谕狱吏宽要离之禁,要离乘间逃出。阖闾遂戮其妻子,焚弃于市。宋儒论此事,以为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仁人不肯为之。今乃无故戮人妻子,以求售其诈谋,阖闾之残忍极矣!而要离与王无生平之恩,特以贪勇侠之名,残身害家,亦岂得为良士哉?有诗云:只求成事报吾君,妻子无辜枉杀身。

莫向他邦夸勇烈,忍心害理是吴人!

要离奔出吴境,一路上逢人诉冤,访得庆忌在卫,遂至卫国求见。庆忌疑其诈,不纳。要离乃脱衣示之。庆忌见其右臂果断,方信为实,乃问曰:“吴王既杀汝妻子,刑汝之躯,今来见我何为?”离曰:“臣闻吴王弑公子之父,而夺大位,今公子连结诸侯,将有复仇之举,故臣以残命相投。臣能知吴国之情,诚以公子之勇,用臣为向导,吴可入也。大王报父仇,臣亦少雪妻子之恨!”庆忌犹未深信。未几,有心腹人从吴中探事者归报,要离妻子果焚弃于市上,庆忌遂坦然不疑。

问要离曰:“吾闻吴王任子胥、伯#何�敝鳎�繁�〗���写笾巍N岜�⒘Ρ。�赡苄剐刂兄��酰俊崩朐唬骸安?耗宋弈敝�剑�巫阄�牵课獬贾挂蛔玉悖�怯伦惚福�褚嘤胛馔跤邢兑印!鼻旒稍唬骸白玉隳宋馔踔�魅耍��枷嗟茫�卧朴校担常材彝呔灏�镂藜��胩懊�糖旒?隙?”要离曰:“公子但知其一,未知其二。子胥所以尽心于阖闾者,欲借兵伐楚,报其父兄之仇。今平王已死,费无极亦亡。阖闾得位,安于富贵,不思与子胥复仇,臣为子胥进言,致触王怒,加臣惨戮。子胥之心怨吴王亦明矣。臣之幸脱囚系,亦赖子胥周全之力。子胥嘱臣曰:‘此去必见公子,观其志向何如,若肯为伍氏报仇,愿为公子内应,以赎窟室同谋之罪。’公子不乘此时发兵向吴,待其君臣复合,臣与公子之仇,俱无再报之日矣!”言罢大哭,以头拟柱,欲自触死。

庆忌急止之曰:“吾听子!吾听子!”遂与要离同归艾城,任为腹心,使之训练士卒,修治舟舰。

三月之后,顺流而下,欲袭吴国。庆忌与要离同舟,行至中流,后船不相接属。要离曰:“公子可亲坐船头,戒饬舟人。”庆忌来至船头坐定,要离只手执短矛侍立。忽然江中起一阵怪风,要离转身立于上风,借风势以矛刺庆忌,透入心窝,穿出背外。庆忌倒提要离,溺其头于水中,如此三次,乃抱要离置于膝上,顾而笑曰:“天下有如此勇士哉?乃敢加刃于我!”左右持戈戟欲攒刺之,庆忌摇手曰:“此天下之勇士也。岂可一日之间,杀天下勇士二人哉!”乃诫左右:“勿杀要离,可纵之还吴,以旌其忠。”言毕,推要离于膝下,自以手抽矛,血流如注而死。不知要离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话说庆忌临死,诫左右勿杀要离,以成其名。左右欲释放要离。要离不肯行,谓左右曰:“吾有三不容于世,虽公子有命,吾敢偷生乎?”众问曰:“何谓三不容于世?”要离曰:“杀吾妻子而求事吾君,非仁也;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欲成人之事,而不免于残身灭家,非智也。有此三恶,何面目立于世哉!”言讫,遂投身于江。舟人捞救出水,要离曰:“汝捞我何意?”舟人曰:“君返国,必有爵禄,何不俟之?”要离笑曰:“吾不爱室家性命,况于爵禄?汝等以吾尸归,可取重赏。”于是夺从人佩剑,自断其足,复刎喉而死。史臣有赞云:古人一死,其轻如羽;不惟自轻,并轻妻子。阖门毕命,以殉一人;一人既死,吾志已伸。专诸虽死,尚存其胤①;伤哉要离,死无形影!岂不自爱?遂人之功;功遂名立,虽死犹荣!击剑死侠,酿成风俗;至今吴人,趋义如鹄。

又有诗单道庆忌力敌万人,死于残疾匹夫之手,世人以勇力恃者可戒矣,诗云:庆忌骁雄天下少,匹夫一臂须臾了。

世人休得逞强梁

,牛角伤残鼷鼠饱。

众人收要离肢体,并载庆忌之尸,来投吴王阖闾。阖闾大悦,重赏降卒,收于行伍。以上卿之礼,葬要离于阊门城下,曰:“藉子之勇,为吾守门。”追赠其妻子。与专诸同立庙,岁时祭祀。以公子之礼,葬庆忌于王僚之墓侧。大宴群臣。

本文由皇庭娱乐棋牌-皇庭棋牌app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也不要权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