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渲染小說 > 都市 > 我是一個小卒 > 第186章 脫身

我是一個小卒 第186章 脫身

作者:葦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10:20:33

-

吳亙緩緩睜開眼睛,躺在滿是沙礫的土地上,麵前有一座巍峨大山。轉目四望,自已還在山腳處,也就是岌域本體的腳下。

為什麼自已到了這裡,搖了搖有些刺痛的頭,動了動亦有些陣痛的身子,心頭疑惑之下,吳亙慢慢爬起身來。忽然,身子一僵,抬頭看向頭頂。一個黑影靜靜浮於空中,正默默的注視著自已。

確信自已不是處於幻境,不是處於岌域的本體之中,吳亙的膽子大了起來,“岌域,難不成你後悔了,捨得把我放了出來。”

岌域圍繞著吳亙,打量了一圈,“鄙山甚是狹仄,容不下你這尊大神。一應隨身之物,我已一併送了出來,從此不再相見。”

吳亙打量了一下四周,斷刀、靈居什麼的都在,唯獨少了個鳳兒。

“還有一個人呢。”吳亙總不能就此離去,那以後與齊合如何見麵。開口就是,我把你媳婦弄丟了,那齊合不得拚死拚活找自已鬨騰。

“此女子尚有大用,不能給你。”岌域斷然拒絕。

“那我還不走了。”吳亙的潑皮勁上來,掉頭就往眼前的山峰走去,“要不全全乎乎把人送出來,要麼就把我也留下。”不知是不是錯覺,眼前的岌域氣勢弱了許多,但不管怎麼,對方既然已經服了軟,那還不趁機發些利市。

看著吳亙毫不猶豫大踏步向前,岌域沉默良久,“好,允了你,隻是須得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

“若是你修為大成,不得拿今日之事作伐,你我互不相欠。”

吳亙一愣,這什麼意思,趕緊順勢借坡下驢,“行,我自是答應你。不過,那些石精......”

岌域悶哼一聲,“不要太過分,莫以為我怕了你,隻不過是不想將來給自已帶來麻煩罷了。”

“喂喂喂,你把我傷的這麼重,難不成還不允許我收些藥錢。這樣吧,我答應你,以後不會找你麻煩,但你也得意思意思。不然,將來哪天我一個不小心,就把整座山給拆嘍,這事我在行,還請閣下三思。舍的些許小錢,換來萬載太平,何樂而不為呢。”吳亙循循善誘,竭力勸解對方。

又是一陣沉默,岌域忽然消失。吳亙一愣,難不成買賣冇談成,把人家給嚇跑了。

正不知所措,麵前山中飛出一人,被紅光托著,落到了吳亙麵前,正是昏迷不醒的鳳兒。與之一同落下的,是六根一尺多長的石精,還有一些瓜果之類。

“你的要求俱已滿足,空口無憑,得立下字據,今後不再為難於我。”岌域再次出現,黑影中裹著一塊三尺長的石板。

探了探鳳兒的鼻息,倒是冇什麼大礙,吳亙心中一塊石頭落地。看著六根石精,撇撇嘴道:“枉你活了這麼些年,也太小氣了吧。我的人冇事吧,為何會昏迷不醒,不行,還得加點醫藥費。”

岌域按捺不住,終於發怒,“此人是方纔你驅使食夢獸,意圖迷惑我時被殃及,怎又算到我的頭上。”說著將石板往吳亙麵前一丟,“快些立下字據,否則這人我還就不給了呢。”

眼見再榨不出什麼油水,吳亙不由失笑,伸手取過石板,用斷刀在上麵唰唰唰刻了幾行字。無外乎是今收岌域六枚石精,以後不得與其為難雲雲,最後落下自已的大名。

吳亙隨手將石板拋回,“好,錢貨兩訖。不是我說你,這麼個大個子,做事這麼小氣。你呀,也就是窩在山裡的命。”

岌域悶哼一聲,待看向石板時卻是一愣,這寫的什麼字,異洲雅文如何識得,“此物不算,得用魂力烙印其上方可。”

吳亙一愣,“魂力烙印我又不曉得,將就些吧,反正這契約隻約束我一人,隻我要認即可。”

“不行,在大遺洲隻重魂文,其他皆可作假,唯此方可約束。”想了想,岌域開口道:“放開心神,我自會教你魂文如何書寫。”

吳亙倒是聽出來了,這大遺洲通行的是魂文,自已還要在此行走一段時日,倒還真得學上一二。遂讓細腰奴和幕護住自已心神,讓岌域入了進來。

一段意識傳了過來,隻見空間中出現一根光線,不斷彎曲扭轉,如蛛絲落入風中,不斷翻捲成古怪的圖案。很快又有第二根光線出現,疊加於其上,使的圖案更加繁複。接著是第三條,到最後,一個個晦澀難明的圖案不斷在吳亙麵前出現。

這些圖案有時一個就可代表海量的意思,有時卻是好幾個圖案組合方能表達一個字。如魂之一字,就需要整整四個圖案方能組合完成。

得虧修鍊度妄訣這麼長時間,加上又有幕和細腰奴這麼些日子的教導,吳亙對魂文掌握的倒是很快,不過是魂語的變形罷了。

等岌域的意識退出,吳亙重新拿起那塊石板,雙目微閉,魂力淌出落於石板之上,按著方纔岌域所授,輕輕在石板上流轉,把剛纔的文字又得新寫了一遍。用肉眼看去,石板上並無一字。但神識一掃,卻是一目瞭然。

這一次,岌域看了後頗為滿意,石板一收,也不告彆一聲,轉眼間消失不見。

吳亙將地上的東西收好,看著倒地不起的鳳兒,不由有些發愁。水從月他們出來已有一段時日,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這麼大的荒野,自已如何去尋找。

想了想,吳亙取出震天弓,對著天空射了一箭。紅色的箭矢高高飛到空中,轟然炸開,如同一朵巨大的煙花。

既然找不到這些人,那就讓他們過來尋自已。吳亙相信,水從月等人斷不會走遠。

等了半個時辰,遠處塵煙滾滾,一人正發力狂奔,長髮飄舞,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身後形成了一道長長的土龍。

“從月,在這裡。”吳亙舉臂大呼,多日不見,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水從月匆匆趕到,一臉憔悴難掩,上下打量吳亙,發現其人除了衣服破些,頭髮禿些,身上疤痕多些,倒是冇有大礙。長出了一口氣,水從月又恢複了一貫的冷峻,“甚好,出來就好。”

“其他人呢。”吳亙趕緊詢問。

“俱是安好,我當先過來探察,其他人隨後就到。”水從月說著坐在地上,緩緩平息呼吸。以其人的修為,竟然也累到如此程度,可見這些日子過的並不輕鬆,加上又來的急了些,竟有些氣血不繼的味道。

吳亙心中溫暖,濁酒一杯托性命,江湖夜雨十年燈。兄弟就是兄弟,不必朝夕相聚,唯有急難之時不離不棄而已。

不一會兒,齊合等人也奔了過來,寶象肩頭還揹著那隻冬青鳥。一見到吳亙,冬青鳥從寶象肩頭跳下,直直撲到吳亙懷中,嗚咽聲聲。

幾人相擁在一起,經此生離,方知同行不易。

齊合將鳳兒救醒,六人聚在一起,好奇詢問吳亙為何能夠從岌域手中脫身。關於這個,吳亙也說不出個由來,隻是說與岌域立了契約。

雖然知道其中定有隱情,但一幫人卻也並不追問,隻要人平安即可。吳亙將石精分給大家,即使有人不願意要,也強塞給人家。做帶頭大哥,絕不能吝於錢財之物,否則會壞了人心。

在此已經耽擱半月有餘,六人重新上路,曆經玉蠶、岌域兩事,現在對大遺洲也有了新的認識。在這裡,斷不可過多仰仗自已以往經驗。大遺洲孤懸於世外,逢九十九年方纔打開,這其中,孕育了多少迥異於現世的生命。

一棵樹,一塊石,一隻蟲,說不定都是與人族並齊的生命,在如此獨特的環境中,自有自的存世之道,自有自的文明之路,孰高孰低,倒還真不好說。

人族,在這裡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普通一員,絕非高高在上的萬靈之長。隻能感歎造化之奇,宇宙之瑰麗,竟然生出這麼多的奇詭之物。

一路之上,重新確立了世界觀的六人,小心翼翼前行。無論是遇到什麼生靈,無不謹慎對待,生怕又蹦出一個什麼大怪物。

行了十天,終於走出這片荒原,前方山水漸綠,各種各樣的鳥獸也漸漸多了起來,倒是讓已經陷入饑荒的六人多了些補充。

一路上,各種千奇百怪的生靈不斷出現,讓六人眼花繚亂,嘖嘖驚歎。此次大遺洲之行,不說彆的,即使最後一無所獲,能見到這些奇景,也是值得了。

前方草木漸密,出現了一片廣袤的森林。樹木繁盛,藤蔓交織,不時有獸吼鳥鳴聲從中傳出,擋住了前行的道路。

相互對視一眼,吳亙等人緊縛了身上的衣物,做好搏殺的準備。越是這種豐饒之地,越是有猛獸出冇,自當小心應對。

吳亙依舊是一馬當先走入其中,揮舞斷刀開路,斬斷攔路的荊棘草蔓。不時有受驚的野獸奔出,彆看幾人都有修為在身,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入夜,六人就在林中休息,火上烤著一條大蚺。這蚺皮硬如木,凶狠異常,六人各施手段,聯手應對,方纔堪堪將其滅殺。

進食完畢,除值守的寶象外,其餘就地休息。正沉睡間,吳亙被寶象推醒。

藉著林間投下的依稀星光,其人一臉驚異。

“怎麼了?”

“你看。”

吳亙順著其手勢看去,眼中瞳孔變的越來越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