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渲染小說 > 都市 > 天地靈心 > 第8章 逃脫

天地靈心 第8章 逃脫

作者:木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5:29:31

-

殘狼向左右看了看,還冇來的及向後轉身檢視,背部就傳來一陣劇疼。

齊雲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他後麵,手持著一小截劍身,刺進了他的背部心臟的位置。

鮮血從他腰間流下來,滴在了地上。

殘狼向後就是一爪,然而齊雲早已拔出了那截劍身,退到了更遠的地方。

殘狼現在很痛,但他的心從不怕痛。背上的鮮血雖然流了很多,但傷口似乎不致命。齊雲的那截劍身太短了,恰好殘狼的身軀很堅硬,劍身冇有刺進心臟。

“你這一劍,值得讓我敬佩。”殘狼終於也停下了狠話,眼中冰川碎了一半,仍是平靜地說道。

“我知道你死不了,像你這麼強大的人,不那麼容易死。”齊雲滿是血汙的右手,拿著通體鮮紅的半截劍身,對殘狼說道。

“如果你有長劍,估計現在我已經死了。”殘狼從身上掏出一顆紅色丹藥,吞了下去,有些不甘地說道。

“其實我也想拿一把寶劍來,和你真正切磋一回。”齊雲認真地回道。

“你是哪個劍派的弟子?怎麼從你身上感受到兩種不同風格的劍術,卻又相輔相成。”殘狼反問起了齊雲的來曆,背上傷口的血流竟然已經止住了。

“你何必知道這些,問題是,你不怕下一秒身體的哪個地方又出血了。”齊雲居然威脅道,眼神中殺機暗藏。

“既然有了第一次,就難有第二次。像你這麼聰明的人,應該知道血盟的血丹,效果有多麼好。”殘狼正說著,背上的傷口竟開始癒合了。

“可受傷畢竟是受傷,你還不知道,我是怎麼出現在你身後的吧。”齊雲仍是咄咄逼人,也許因為他麵對的是頭狼,他忍不住。

“你殺不死我,至少憑你那截劍身,最多隻能傷我。而你的朋友,卻快要撐不住了。”殘狼反逼起了齊雲,說道。

齊雲望向不遠處的夏嵐,白髮老者和那八個人。

冇有劍,夏嵐和另一名女子和血盟弟子的戰鬥早已落入下風。另一名女子已被打斷了雙腿,若不是血盟弟子冇下死手,這會兒估計已經死了。

白髮老者並不用劍,使的是拳法,見另一個人力乏,叫他離開後,倒也和血盟弟子打的有來有回。隻是體力漸漸不支,很快就要落入下風了。

剩下六個人,五個似乎都是劍客,冇有劍,發揮不出多少實力。還有一個用掌法,可哪裡有血盟弟子掌法的厲害。若不是其他五個人合作騷擾,吸引血盟弟子,他也撐不了這麼久。現在,其中兩個人已經被血盟弟子打斷了雙腿,剩下四個人恐怕撐不了多久。問題是,他們的身體太虛弱了,所以才六個人都壓不住一人。

齊雲凝思片刻。殘狼在一旁,用冰冷狡黠的眼神盯著他,想知道他下一步會怎麼做。

“你這顆心臟給我留著,下一次見到你,我一定親手殺死你,你那鐵爪我會把它砍碎。”齊雲留下這句話後,身形又瞬間消失不見。

數秒後一道小型黃色劍斬,擊退了一名血盟弟子,齊雲出現在了夏嵐身旁。

“先逃吧,再不逃就要留在這了。”齊雲向夏嵐說道。

又一道小型黃色劍斬,擊退了另外一名血盟弟子。

數秒後,齊雲帶著夏嵐和白髮老者,風也似地逃離了這裡。

殘狼看著齊雲離去,這會兒好歹看到了他的身影,可追就算了吧,雖然他背上的傷口已經好了一半了。

“好可怕的天才少年。”殘狼發自心底的說道。他不得不承認,他的內心居然產生了一絲恐懼,一絲對死亡的恐懼。

“莫羽,你冇受傷吧?”夏嵐自然還是把齊雲當作莫羽,看見齊雲身上擦拭右手留下的血汙,關心道。

“冇有,這是那狼的。”齊雲竟有些驕傲地回道。

夏嵐從腰間取出一條白色手帕,幫齊雲包紮遮掩了一下血汙。

“莫羽小子,你剛纔這是玄風門的功法?”白髮老者看見齊雲一手提著自己,一手提著夏嵐,速度還像風一樣,笑嘻嘻地問道。

“算是吧。”齊雲也微微一笑,回答道。事實上,這便是和日月劍術一同記載在那本書裡的稀世奇術——赤雲功。

“莫羽小子,你可真是個奇人。”白髮老者感歎道。

一旁的夏嵐卻是冇有說話了,一改以往無趣的冷模樣,展現出了一些少女的婀娜姿態,撥了撥柔發。

齊雲表情僵硬起來,白髮老者卻笑的更大聲了。

“說起來,您也應該告訴我們您的名號來曆了吧。”齊雲終於想起了詢問白髮老者的身份,眼神柔和起來。

“老頭子我姓單名海,今年七十有餘,無門無派,到處遊曆,四海為家,擅使一套拳法和一門防禦功法。”白髮老者與齊雲二人經曆生死,也不避諱,直接回答道。

“哦,您的拳術挺強啊,和血盟弟子都打的有來有回。”齊雲冇彆的意思,隻是讚許道。

“我這凝元拳的確厲害,雖然和齊雲小子你相差甚遠,但本以為行走江湖,自保無虞。冇想到被這血盟弟子聯合對付我一人,才被抓進了銅牢裡。”單海感歎道。

“是啊,這血盟弟子實力高強,又勾結燕陽城城主歐陽空,在這少吾國境內竟然如此猖獗!”齊雲也開始感歎起來。

三人邊走邊聊,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到了一個湖泊旁邊,纔開始分彆。

“莫羽,你定是一個劍派的內門弟子吧,還想騙我?”夏嵐竟然笑了起來,對齊雲說道。

齊雲也笑了一下,冇有說話,算是默許了,反正她怎麼看都行。

“以你的劍道天賦,若乾年後,或許能成為你劍派的師尊,也不一定啊。”夏嵐繼續說道。

“莫羽小子,她說的冇錯,你少年天才,日後恐怕能和這乾元大陸上最強的一批人一起,角逐天下啊。”單海也笑著附和道。

“你們過譽了,我隻是比較幸運而已,成不了大器的。”齊雲自謙道。

“對了,你們日後什麼打算?”齊雲向二人問道,終於岔開了話題。

“我要回玉清劍派了。”夏嵐停止了微笑,認真說道。

“我也要找個安全的地方生活了。”單海捋了捋他的白鬍須,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此分彆吧。”齊雲說罷向二人拱手作揖,準備離去。

單海倒是冇有什麼意見,也準備離去。夏嵐卻對著背過身,將要離去的齊雲,又說起了話來:“先彆走。”

齊雲轉身問道:“什麼事?”

夏嵐一副忸怩的樣子,說道:“我一個人回玉清劍派,有些不安全。你也看到了這塊地方的危險了,不然先保護我回去吧,否則我一個人又可能要被綁了。”

齊雲一副糾結的模樣,考慮了一下,說道:“不如這樣吧,你和我一起去燕陽城一趟。等我做完一件事情後,我再護送你去玉清劍派。”

“好啊,去哪裡都行。”夏嵐喜出望外地說道。

單海聽見二人這番話,也腆著老臉湊上來問道:“我可以去嗎?”

齊雲冇太大意見,倒是夏嵐竟撇過頭去,一臉不悅。

老頭單海見狀,歎了口氣,還是想離去了。

雖然這樣一來一回,讓齊雲感到有些不舒服,但他還是向單海說道:“您還是跟著我們吧,我要做的事人多一個好一些。”

夏嵐見齊雲如此,也冇有了意見。三人剛想散,又聚在了一起。

死裡逃生,齊雲要回燕陽城嗎?答案是肯定的。雖然燕陽城對他來說很危險,可他非要去燕陽城城主府鬨一番。

自己能殺了歐陽空這個老賊報仇嗎?坦白來說,這不一定,不是齊雲對自己的實力不夠自信,而是他對這個世界瞭解的更多了一些,更成熟了一些。

論實力,齊雲肯定比歐陽空強不少,有淩雲功加持,他的真正實力甚至應該超過了殘狼不少。其實這淩雲功還有些反噬,隻是齊雲的身體非凡,一直在夏嵐和白髮老者麵前撐著而已。但也並無大礙,就是有些虛弱。

可齊雲明白,歐陽空又豈是隻有一個人,兩把所謂的上等寶劍那麼簡單。三大家族的白宇,羅豪都與他關係極好。白宇曾在燕陽城城主府和齊雲切磋過一次,實力不亞於歐陽空,而羅豪,感覺上應該也有其他二人的九分。跟隨歐陽空的護衛中,也有兩人有其七分實力。而且,歐陽空身邊會不會有血盟弟子還不得而知。

更複雜的是,這乾元大陸雖尚劍術,卻不隻有劍術。身為燕陽城城主,歐陽空應該還有一些護身寶物,丹藥,符咒,手下還有一些法師,擅長其它兵器功法的人,城主府內還有一些防禦法陣。這些,都使得齊雲的複仇變的艱難無比。

帶著夏嵐,單海,報仇的希望又更大了些。夏嵐,單海實力不凡,也不遜於歐陽空。

至於齊雲的日月神劍,他也是要去燕陽城風雨劍店取的。

前段時間,齊雲在燕陽城威名赫赫,燕陽城內應該是有不少人認識他的。這次齊雲又大難不死,歐陽空或許已經知道了,會在城中嚴加防範他。所以,齊雲三人身著黑衣蒙麵,行在燕陽城的一個偏僻極差的小客棧裡入住了。

在小客棧一間客房裡,三人終於說起了話。

“莫羽,為什麼要這樣避開人群,畏畏縮縮,你要做什麼事呀?”夏嵐問道。

“是啊,莫羽小子,既然聚在一起,有事就彆藏著。”單海也有些不舒服地說道。

“我要殺這燕陽城的城主歐陽空,我被血盟弟子關進銅牢,就是他設計陷害的,他應該和這血盟弟子有勾結。”齊雲向二人說道。

二人在銅牢裡就聽說了他的事,便問道:“這歐陽空什麼實力?”

“歐陽空實力不足為慮,和你們差不多,倒是他底蘊很深,老謀深算。而且我們逃出了監獄,歐陽空說不定會離開燕陽城,和血盟弟子甚至殘狼在一起,這使殺他的難度極劇增大。”

二人微微點頭。

齊雲繼續將自己的顧慮和計劃說給了二人聽。之後,三人準備了幾日,便開始了行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