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渲染小說 > 都市 > 女尊之女主她隻想獨自美麗 > 第二章 出門

女尊之女主她隻想獨自美麗 第二章 出門

作者:微微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23:49:37

-

謝姝百無聊賴的看著眼前的院子,長長的歎了口氣。

院子裡富麗堂皇,裝飾精緻華美,已經是這棟莊園裡最好的地方了。

可再美的地方住幾天也就住夠了,謝姝已經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隻覺得快憋瘋了。

自從被李二郎從山裡撿回來後,她已經不知道歎了多少次氣了。

誰能想到呢,自己不僅穿越了,還穿越到一個極其奇葩的地方。

不是這裡的男人風格高,而是這裡男多女少,女子生而尊貴,高男人一等。

現代社會是一家女百家求,這裡就是一家女千家求。

而且這裡還是修仙世界,人人修真問道,講究靈根境界。

女子依據修為,分為女郎,女君,女尊三種身份。

謝姝一個失憶的小女郎,修為也不高,為了自身的安危清白,她現在隻能以失憶為藉口厚著臉皮賴在李家。

至於以後,走到哪裡說哪裡吧。

歎氣了十幾次以後,她決定出門,再憋下去,她非瘋掉不可。

走在寬闊的庭院裡,見來來往往的人各個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就連那掃地端水的小廝,也是身姿如鬆,肌肉強勁。

反觀謝姝,一副貴公子裝扮。頭頂玉冠,腳蹬皮靴,身披一條雪白的裘衣,整個人唇紅齒白,猶如畫裡走下來的仙童。

一路上,謝姝不斷的迴應眾人的熱情的招呼,臉笑的都快抽筋了。

謝姝艱難的來到演武場,向守門的護衛問到:“李二哥在裡麵嗎?麻煩給我通傳一聲。”

那人忙不迭的介麵:“不麻煩不麻煩的,謝小郎,你快進來避避風。”

謝姝現在化名謝玉書,是來李家投靠的故人之子。

那人端來一杯熱茶,又在座位上鋪上一層棉墊,方纔招呼謝姝坐下。

他對旁邊同樣獻殷勤的同伴訓斥:“還不進去通報。”

同伴敢怒不敢言,看了眼謝玉書後,戀戀不捨的進去了。

見同伴離去,那人得意的一挑眉。轉頭對著謝姝說:“謝小郎,我前日進城得了一根鹿角哨,給你玩。”

不待謝玉書回絕,他就獻寶似的掏出來,不由分說的塞到謝姝手裡。

謝玉書拿起來打量,隻見其形似鹿角蜿蜒錯落,質地瑩白溫潤。

那人見謝玉書喜歡,開心的不行,他興致勃勃地介紹:“這個東西是用北疆雪鹿的角做的,吹起來悠遠綿長,音如裂石,在野外可是互相聯絡的好東西呢,你看,我也有一個。。”

他給謝玉書看了看他的那個:“你要是找我,隻要一吹勺子,方圓百裡以內我都能感應到。”

一道蘊含怒氣的聲音響起:“玉書可用不著這個東西。”

看見來人,護衛悻悻然不敢開口。

來人是一個少年,一襲青衫,打扮的並不奢華,但腰間掛著的玉佩卻閃耀奪目,正是將謝姝救回來的李二郎。

“二哥。”謝玉書雙目一亮,從椅子上跳下來。

“慢點……”青衫少年,也就是李家二公子急忙上前扶住她。

李二郎撇了那個護衛一眼,銳利的眸子閃過一抹寒光,他將鹿角哨丟回去:“這東西可不常見,隻怕你掏光家底也買不了兩個,還是你自己留著用吧。”

謝玉書見他生氣,拉拉他的袖子,李二郎的怒火頓時無影無蹤。

謝玉書隨著李二郎向外走去,她悄悄的給那個神色懨懨的護衛道謝,見那人像吃了什麼靈丹妙藥,瞬間精神勃發,不由得暗暗失笑。

這時,演武廳裡的眾人蜂擁而出,他們圍著謝姝,左一聲玉書,右一聲謝小郎,聲音不絕於耳,個個熱情洋溢。

明明剛纔還在演武廳裡打的你死我活,在謝玉書麵前,卻褪去了原來的好勇鬥狠,變得溫柔和善起來。

可即使這樣,謝玉書也被嚇得落荒而逃。

出門後,謝玉書扶了下散亂的髮髻,不由苦笑,男人的熱情她消受不起啊。

謝玉書拉了李二郎出來後,就遇上了聞聲而來的李承訓。

這李家小郎長的漂亮,就是脾性惡劣,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屬狗的,自從見著她後就天天跟在她身後,撒嬌賣萌,攆都攆不走。

可謝玉書卻不喜歡他,無他,李承訓對李二郎態度太差了。整日裡頤指氣使,不像是對自己的同胞兄弟,惡劣的倒像是對待家中仆人。

李二郎是謝玉書的救命恩人,為人又溫潤赤誠。可就因為資質不如弟弟,整天被李承訓呼來喝去,謝玉書心裡很是不服。

李二郎對此卻習以為常,他平靜的告訴謝玉書,在星耀大陸,人都是以實力劃分分等級的,弟弟天賦出眾,是天之驕子

為人驕傲些也是應該的。

謝玉書本打算和李二郎一起去後山,這下隻能作罷。

看著垂頭喪氣的謝玉書,李二郎提議去湖邊抓魚。

坐在湖邊,李承訓繃著臉,煩躁的看向並肩交談的二人。自己自從見到小謝哥,就打心眼裡喜歡,天天都想和他在一起。可小謝哥一直都對自己態度平平,反而喜歡跟著二哥。這次也是,真討厭。

李承訓生了一上午的悶氣,謝玉書纔不去管他,隻顧著拉著李二郎說話。

三人正各懷心思,這時,遠遠的一個人影過來,到跟前才發現是李家的管家,他對著三人行了個禮:“二公子,老爺喊你和謝小郎過去。”

不待二人開口,李承訓先急了:“隻喊了他們兩個冇有喊我嗎?”

管家搖頭。

謝玉書和李二郎好奇的對視一眼,相攜離去。留下李承訓在原地跺腳。

進了書房,坐在太師椅上沉思的李莊主看見謝玉書進來,忙站了起來,關切的對著謝玉書噓寒問暖,並道:“這兩日過得可還順心,要是有哪裡不如意,可一定要告訴我。”

李莊主一襲青衫,俊逸出塵,身上的書卷氣使他看起來更像個書生,單看外貌絕對想不到他都已經當爹了。

謝玉書先是謝過了李莊主的關心,又好奇他請自己來的原因。

李莊主沉吟不語,給兒子使了個眼色。

李二郎打開房門,打發走門口的守衛後對父親點了點頭。

李莊主這才說明原委:“過幾日女郎可願與我一道出趟遠門?”

“什麼?”

話一落地,屋內就響起兩聲驚呼。

自覺失態的謝玉書以袖掩唇,不安的望著李莊主。

而李二郎也不解其意,急切地追問:“父親要帶玉書出門?”

李莊主銳利地掃了次子一眼,轉而溫和的對著謝玉書解釋:“女郎莫慌,我並不是要送你走。隻是過段時間是鳳山女尊的生辰,那可是難得一遇的熱鬨場麵,我想讓你去看看。”

謝玉書心中惴惴:“可,可那裡這麼多人,萬一被人看出來怎麼辦?而且要害我的人還冇找到……”

來到李家後,謝玉書推說自己失憶,對前塵往事一概不知,當然也不知道自己身為尊貴的小女郎,為何會獨自出現在人煙罕至的雞鳴山。

李莊主倒是有幾分猜測,他覺得謝玉書應該是出自某個不知名的小家族,因為美貌引來彆人的覬覦,招來這無妄之災。

李莊主說,實力弱小的家族如果有女郎降世,一般會選擇世家或宗門聯姻,否則單憑自身,很難保全女郎。

他無意間說道,一個女郎可保家族百年興盛,也難怪有些人家明明實力不濟也要鋌而走險。

這番話聽得謝玉書花容失色,她想問的更仔細一些,但李莊主卻怎麼也不肯說了。

這次一聽要出門,謝玉書內心就滿是忐忑。

李二郎看出她的不安,想要安撫她卻不敢造次,倒了一杯熱茶給她。

茶香嫋嫋,一聞就不是凡品。熱水進腹,謝玉書平靜多了,她感激一笑。

李莊主在謝玉書飲完茶後才說:“女郎現在年齡還小,稍作個打扮就能糊弄過去,可這卻不是長久之計,待女郎年歲見長,要出趟門可不容易了。女郎又不能永遠呆在李家。”

李二郎在旁聽著,心裡的話脫口而出:“怎麼不能!”

李莊主厲聲嗬斥兒子:“大膽,你還敢私藏女郎不曾?”

訓完兒子,李莊主繼續對謝玉書說道:“我這裡有一種符篆,可以掩飾性彆。隻要女郎隨身攜帶,除了高階修士,冇人能認出女郎的身份,這件東西足可保這次出行無憂。而且出門看熱鬨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想讓你見見鳳山女尊。”

李莊主進一步解釋:“鳳山女尊是當今女子之首,實力強橫,為人正直。那些人強搶女郎之人在她麵前不過是跳梁小醜。隻要得到她的庇佑,女郎就什麼都不用怕了。”

謝玉書明白李莊主的言外之意,自己不可能永遠藏在李家。既然遲早都要出頭,不如找一個最大的靠山。

可她又有些遲疑:“鳳山女尊地位這麼尊貴,我們能見到她嗎?”

此言一出,原本侃侃而談的李莊主變得有些不自然,他清了清嗓子:“我自有辦法。”

謝玉書不知道裡麵有什麼內情,

決定回去後問李二郎。

她小心翼翼地說道:“李莊主,我有個不情之請。”

“姑娘儘說無妨。”

謝玉書斟酌著言辭:“李莊主,這件事我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使到了到了鳳山女尊那裡,我也隻想她一個人知道。”

李莊主自然滿口答應。

從書房出來後時天色已晚,月上枝頭,皎潔的月光透過斑駁樹影撒在謝玉書的身上,忽明忽暗的臉色更顯得心事重重。

李二郎心裡也極為不安,但他還是強打精神安慰謝玉書:“放寬心,父親不是說了嗎,這次主要是帶你去見見世麵,未必就要留在那裡。而且如果你不願意,就是鳳山女尊也不能強留你。”

夜涼如水,晚風吹來陣陣花香。謝玉書看著眼前芝蘭玉樹的少年,心忽然就定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